倾水攸

现处杂音之间

分享野良兔的专栏文章《专栏文章:7月新番你要看哪部?7月新番推荐,附首播时间。》: http://163.fm/FYKVfq2  (来自@网易云音乐)

陆维luv baker:

【活动小丑】

曾经也只是个可悲的小丑,在课后上抛出段子,可是不会有人理睬。偶尔有一两声轻笑,也不清楚是逗笑还是嘲讽。

曾经画着面具,对着根本不愿意停留脚步的人们笑着。

仅仅是因为缺失了那么一点东西。

这个版本的活动小丑是我听过唱得最好的。就算不看歌词也能听出绝望。

【文乃丿幸福理論:想着每个人都虚伪的说『笑笑吧』,可是又有谁能真正接受我们坏掉的样子?想到满是这样的人,就覺得自己随时会坏掉。】

舍弃掉这样的自我定位。就算要一个人流浪,也别为了不在乎你的人毁掉了自己的情感。

要有勇气毁灭,才能重生。

歌词

待ち合わせは2時間前で /两小时前开始等待
此処に独り それが答えでしょ /现在在这里一个人 这就是你的答案吧
街ゆく人 流れる雲 /街上的行人 还有天上的流云
僕のことを嘲笑ってた /都好像在嘲笑我
それは簡単で とても困難で /既是简单的 又是困难的
認めることで前に進めるのに /向着自己认定的方向前进这种事
信じられなくて 信じたくなくて /不想去相信 好想去相信
君の中できっと僕は道化師なんでしょ /在你眼中的我一定是滑稽小丑一类的吧
回って 回って 回り疲れて /旋转着 旋转着 旋转的好累
息が 息が切れたの /呼吸 呼吸停止了
そう これが悲しい僕の末路だ /这就是 悲哀的我的末路
君に辿り着けないままで /再怎么旋转也到不了你的身边
僕を乗せて地球は回る /载上我绕着地球旋转

何も知らない顔して回る /什么都不知道的环顾四周
1秒だけ呼吸を止めて /只要一秒就好 停止我的呼吸
何も言えず立ちすくむ僕 /什么都不说的呆立的我
それは偶然で そして運命で /那是偶然的 也是命运的
知らないほうが良いと知ってたのに /明明不去了解会更好
触れてしまったの 君の温もりに /一接触到 你温暖的
その笑顔で その仕草で /那个笑容 那个身影
僕が壊れてしまうから /我就已经快要坏掉
回って 回って 回り疲れて /旋转着 旋转着 旋转的好累
息が 息が 息が止まるの /呼吸 呼吸停止了
変わって 変わって 変わってゆくのが /变化 变化 一直变化着
怖い 怖いだけなの /好恐怖 剩下的只有恐怖
もうやめた ここで君を待つのは /已经受不了了 在这里等待你的是
僕が壊れてしまうだけだ /快要坏掉的我
回って 回って 回り疲れて /旋转着 旋转着 旋转的好累
息が 息が止まるの /呼吸 呼吸停止了
そう 僕は君が望むピエロだ /原来 我只是你所期望的小丑
君が思うままに 操ってよ/被你随意操纵的小丑


陆维luv baker:

【无可摇曳的风中,旅行者还在静静走着。】

怀表已经停了。

帽子破旧不堪,以头巾取代。

手指逐渐皴裂。

旅行者看着漫天的星光,觉得仿佛能听到空气中的钢琴声,甚至能听见琴箱中小锤发出的顿音。

他笑了笑。裹紧了怀中的小提琴。

星空老了,沙漠老了,旅行者和时间都老去了。

只有小提琴还是崭新如初的。

詩:

【带着耳机听耳朵要怀孕了】

这是部同志微电影的BGM,不到4分钟的短片,用诗歌一样的语言刻画了一个细腻独特的内心世界,并且有着出人意料的结尾。代表德国入围2012年第六届Iris世界同志短片大赛。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想你的心 纠结着我
Wherever I am
不管我在哪里
Whatever I do
不管我做什么
The thought of you
想你的心
Is consuming me
纠结着我
Your eyes
你的眼睛
Your skin
你的皮肤
Your smile
你的微笑
Your feet
你的脚
Your hands
你的手
My hands on you
我落在你身上的手
Your heart
你的心
Your tenderness
你的温柔
Your touch
你的抚摸
Your stubbornness
你的固执
Your bitchiness
你的尖刻
Your friends
你的朋友
Your family
你的家人
Your favorites
你的最爱
Your insights
你的内察
Your outsights
你的外观
Your power
你的能力
Your force
你的魄力
Your wait
你的等待
Your food
你的食物
Your books
你的书籍
Your movies
你的电影
Your music
你的音乐
Your work
你的工作
Your muscles
你的肌肉
Your hair
你的头发
Your secret places
你的私密
Your closeness
你的亲昵
Your distance
你的疏离
Your problem
你的问题
Your troubles
你的麻烦
Your sweat
你的汗水
Your tears
你的眼泪
Your spit
你的口水
Your occupation
你的占有
Your protection
你的保护
Your brutality
你的野蛮
Your dark
你的阴暗
Your light
你的光鲜
Your cock
你的屌
Your cock
你的屌
Your cock
你的屌
Your laughter
你的笑声
Your scream
你的尖叫
Your curse
你的诅咒
Your walk
你的步子
Your move
你的移动
Your needs
你的需要
Your fun
你的有趣
Your peace
你的宁静
Your war
你的战役
Your gifts
你的礼物
Your dreams
你的梦想
Your desires
你的欲望
Your sex
你的做爱
Your attitude
你的态度
Your cockiness
你的傲慢
Your smirk
你的得意
Your strength
你的长处
Your weakness
你的弱点
Your history
你的历史
Your past
你的过去
Your future
你的未来
Your beauty
你的美丽
Your ugliness
你的丑陋
Your truth
你的真话
Your lies
你的谎言
Your boyfriend
你的男朋友
Your boyfriend
你的男朋友
Your boyfriend
你的男朋友
Your boyfriend
你的男朋友
Your boyfriend
你的男朋友
Your boyfriend
你的男朋友
Your boyfriend
你的男朋友
Your boyfriend
你的男朋友
Your boyfriend...
你的男朋友…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想你的心纠结着我
It was never mind
它不曾是我的
It was never be
也不会是我的
The thought of you
想你的心..
Is consuming me
纠结着我

陆维luv baker:

梦华一遗千里,无可留醉之物。

网易云音乐对同人和原创音乐的支持力度真的太让人称赞了。这首曲子被收录在《东方梦华录》同人音乐选集的萃香的碎月里,这么冷僻还能被挖出来。

前奏做得非常好,颇有大气感。女声虽然有几个音赶不上,但是歌词的深度完全可以弥补。

此生无悔入东方。

歌词

(中)花田里空无一人 至今也无回音
看惯的景色 却有些孤单  双颊变得通红
我埋葬心底 重要的东西 你终于开始注意到了呢
不知不觉间满溢出来 为你而积聚的思念
青空拨弄天上游弋的云彩 将它做成你的笑颜 
永不消散 让风送走 泪水不断 却骗自己那是雨

倒跳着夏祭时的舞 手里摇晃着小花
我侧躺着 望着你在笑 双颊变得通红
醒来后的空虚 恍若如梦初醒一般
不知不觉间满溢出来 为你而积聚的思念
璀璨夜空中流淌的露水 我的愿望 陈铺开来 却无法实现 
月色沁人 映照着泪水 模糊了视线

青空拨弄蓝天上游弋的云 将它做成你的笑颜 
永不消散 让风送走 泪水不断 却骗自己那是雨
璀璨夜空中流淌的露水 我的愿望 陈铺开来 却无法实现 
月色沁人 映照着泪水 模糊了视线

(日)谁もいない花畑 今も返事がなくて
见惯れた景色でも寂しがる 頬赤く染めて
仆の隠した大事なものを 贵女ははじめから気付いてて
いつの间にか溢れてたよ 贵女が萃めた想い
青空泳ぐ云动かして 贵女の笑颜作ったら
崩れないで 风が运ぶ 涙误魔化す雨降れ
逆さに踊る夏祭り 小さな花を揺らす
寝転ぶ仆に邪魔して笑う 頬赤く染めて
目覚めた后の虚しさ余所に 打ち上がる华は梦と同じ
いつの间にか溢れてたよ 贵女に萃めた想い
流れる雫 光る夜空に 仆の愿いを并べても
叶わないで 月が渗む 涙照らす光差せ
青空泳ぐ云动かして 贵女の笑颜作ったら
崩れないで 风が运ぶ 涙误魔化す雨降れ
流れる雫 光る夜空に 仆の愿いを并べても
叶わないで 月が渗む 涙照らす光差せ

陆维luv baker:

【当我回头】

浪女(子)回头金不换。听完此曲看完歌词之后的感想。

A姐的这版真的非常耐听,个人觉得比《BANG BANG》还要棒,声线该高就高,该放就放,呼吸吐气也异常连贯老练。

不过最精彩的还是MV和网易云的评论

【JumpSun:简直基佬对直男表白后的心情写照】

【ED-Lin:天地伏地魔,侧脸躺地一米五

【阿兰_史塔克:谁能想到这种肉番级别的燃曲,填词居然是幽怨少女唤情郎

歌词

I was a liar
我是个骗子 
I gave into the fire
屈服于火里 
I know I should've fought it
我知道我应该抵抗 
At least I'm being honest
至少我应该诚实 
Feel like a failure
感觉像个失败者 
Cause I know that I failed you
因为我知道我丢失了你 
I should've done you better
我应该对你更好 
Cause you don't want a liar (come on) 
因为你不想要个说谎者 
And I know, and I know, and I know
我知道 我知道 
She gives you everything
她给了你一切 
but boy I couldn't give it to you
但男孩 我不能给你 
And I know, and I know, and I know
我知道 我知道 
That you got everything
你付出了一切 
But I got nothing here without you
但没有你的我一无所有 
So one last time
所以最后一次 
I need to be the one
我需要是那个 
who takes you home
带你回家的唯一 
One more time
再一次 
I promise after that, 
我承诺 
I'll let you go
我会让你离开 
Baby I don't care
宝贝我不在乎 
if you got hurt if your heart
如果你的心受了伤 
All I really care is you
我在乎的只是你 
wake up in my arms
在我怀里醒来 
One last time
最后一次 
I need to be the one
我需要是那个 
who takes you home
带你回家的唯一 
I don't deserve it
我不配于此 
I know I don't deserve it
我知道我不配于此 
But stay with me a minute
但就再陪我一分钟 
I'll swear I'll make it worth it
我发誓这会很值得 
Can't you forgive me
你不能原谅我吗 
At least just temporarily
至少只是暂时原谅我 
I know that this is my fault
我知道这是我的错 
I should have been more careful
我应该更小心 
(come on) 
来吧 
And I know, and I know, and I know
我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 
She gives you everything
她给了你一切 
but boy I couldn't give it to you
但男孩 我不能给你 
And I know, and I know, and I know
我知道 我知道 
That you got everything
你付出了一切 
But I got nothing here without you baby
但没有你的我一无所有 宝贝 
So one last time
所以最后一次 
I need to be the one
我需要是那个 
who takes you home
带你回家的唯一 
One more time
再一次 
I promise after that, 
我承诺 
I'll let you go
我会让你离开 
Baby I don't care
宝贝我不在乎 
if you got hurt if your heart
如果你的心受了伤 
All I really care is you
我在乎的只是你 
wake up in my arms
在我怀里醒来 
One last time
最后一次 
I need to be the one
我需要是那个 
who takes you home
带你回家的唯一 
I know I shouldn't fight it
我知道我不应该抗争 
At least I'm being honest
至少我应该诚实 
Just stay with me a minute
但就再陪我一分钟 
I swear I'll make it worth
我发誓这会很值得 
Cause I don't want to be without you
因为我不能没有你 
So one last time
所以最后一次 
I need to be the one
我需要是那个 
who takes you home
带你回家的唯一 
One more time
再一次 
I promise after that, 
我承诺 
I'll let you go
我会让你离开 
Baby I don't care
宝贝我不在乎 
if you got hurt if your heart
如果你的心受了伤 
All I really care is you
我在乎的只是你 
wake up in my arms
在我怀里醒来 
One last time
最后一次 
I need to be the one
我需要是那个 
who takes you home, yeah
带你回家的唯一 
One last time
最后一次 
I need to be the one
我需要是那个 
who takes you home
带你回家的唯一 

陆维luv baker:

【Spiritual Pollution】

敢不敢熬过开头的精神污染,就看你了。

老曲子,刚来LOFTER的时候推荐过,戴上耳机简直就是全方位的感官轰炸。可以说吧,我就是被这首曲子勾进电音坑的。

刚开始进电音坑的时候,Build up,Drop,Bass什么的都不懂,但就是莫名觉得很燃,就像是一杯入口辛辣无比,后味却销魂得无法抵挡的酒一般。

《Five Hours》有很多Remix版本,大家不妨去网易云点Derro的标签进去搜着听听,每一版都有不同的上脑体验。

【艾利】不如就这样陷入永眠

里世界:

说好的无料TVT


当时写的时候就觉得很仓促,现在回来一看简直是惨不忍睹……根本是在用跳楼的速度赶剧情……但既然说了要圣诞节放还是……


兵长对不起嘤嘤嘤嘤TVT






不如就这样陷入永眠










  钢锚插入树干,钢索拉紧,立体机动装置的喷气阀发出嘶鸣。在装置喷射出稀薄的雾气中,士兵如林鸟一般在枝杈间翻飞。




  阳光透过树叶照下来,映在地上变成斑驳摇晃的树影。艾伦记得三笠将自己从树下叫醒的那天阳光也是这么明媚,他还记的他的战友惨死的那天天空也如现在一般清朗。还有那天下午,同样翠绿的树影打在那个人身上,摇晃的频率和浅眠中的他的睫毛随呼吸而颤动的节奏如出一辙——




  “艾伦——!!!右边!!!”




  斜前方传来青梅竹马的惊呼,艾伦下意识的抬起手臂,堪堪挡住一只突然出现在树干后面向他扑来的巨人。虽然勉强算是奇袭成功,但不过是个十米级的普通巨人,完全无法与修习过格斗的对手的实力相抗衡。巨人化的艾伦说不出人类的语言,在一拳爆掉巨人的脑袋后,他发出一连串低吼,算是对青梅竹马及时提醒的答谢。




  银色的钢索从为人类而战的巨人的眼前掠过,一阵轴承转动抽拉的响声之后,一个放在士兵中间稍显瘦小的人影在他眼前不远处的树枝上站定。




  “在搞什么?”人类最强的兵士长看起来面色不善,“再走神下次就连你一起削了,明白了么?”




  “……!”




  让人类的高层统领者也忌惮三分的超大型士兵在剃刀般的深蓝目光下小狗般的呜咽。




  艾伦知道在战斗中不应该分神,但他做不到,即使努力集中精神,还是会有杂念不受控制的跑出来搅扰他的心神。这不能完全怪他,漫长的战斗消耗着每个人的精力和体力,当身体和意识都开始出现麻木的倾向时,精神难免也会出现一些空隙,而且有一些事情如果现在不想的话,或许以后就再没有机会了。




  这是人类与巨人之间的最后一场战争,至少在出发之前,他们将它定义为最后一场战争。这一次人类不再是被动的防守或是畏缩的试探,这一次出征的目的是将巨人全部赶尽杀绝,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驱逐战。如果胜利了,人类将实现百年夙愿赢得自由和未来,但是与此同时,一直被视作隐患的小巨人也再没有了利用的价值。




  即使没有死在腥臭的大嘴中,也有可能丧命于同类的刀刃之下,这就是艾伦所面临的现状。但这并不会阻挡他的脚步,对于这样残酷且不公的现实,少年早已有所觉悟。为了将那些给他和他同伴的童年带来挥之不去的阴影、给数以万计的人们带来难以言喻的苦难的怪物一匹不剩的从这个世界上驱逐出去,他早已为人类献上了自己的心脏。只是就算是如此血气方刚的少年,在如此的豪情壮志之下,也多少会留有不舍和遗憾。




  大地在震颤,空气在燃烧。惨叫与巨人的咆哮回荡在整个空间里,飘逸的蒸汽和四散的血雾遮挡住了视线中的一切。在视觉被短暂剥夺的时刻,那些人和事擅自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组成断续播放破碎画面。有些是关于过去的,而有些则是关于未来的。




  艾伦看到未来的自己在山林中的小屋中瞌睡;看到未来的自己跪于刑场之上,脖颈上方是飞速落下的利刃;他看到自己在一片田野之间劳动,不远处的小屋门口三笠和阿明在笑着向自己挥手;他看到自己被绑在冰冷的手术台上,身边表情麻木的研究员执起钢锯,准备进行下一次研究;他还看到自己正握着一双手,瓷白的皮肤上浮着血管青蓝的颜色,与实际的温暖不同,视觉上总给人一种冰冷失温的错觉,然后,那细而坚硬的手指回握住了自己的手……




  对于战后处置艾伦的方法,上面的人一直在争论不休。杀死以绝后患和解剖进行研究是传统意见,不过随着战争中艾伦功绩的逐渐增加,也有人提出让他在接受监管的情况下生活或是去杳无人烟的地方隐居这样比较人道意见。但很显然,这其中的哪个结果都不是艾伦会想要的,事实上他真正期望着的未来中甚至不包含对自己本身的处境的设想,他所想要的一直都只是……只是一个太过荒唐的奢望。




  所以战斗吧——




  现在只要战斗就好。




  将自身的一起一切燃烧殆尽,成为反击的粮食,化身为人类胜利的阶石。




  【刺痛。】




  队伍还在行进,跨过血雾和蒸汽后,视线的前端是森林的尽头。




  “听着小鬼。”




  什么?




  艾伦一愣,不知何时利威尔站上了自己的肩膀。




  “你这次巨人化的时间太长了,你在这里脱离出来休息,等下跟着后面的后勤班追上来。”




  ?!




  但是森林的边缘可能会有大量巨人聚集,而再往前走就是平原,根本不是适合使用立体机动装置的地方,如果自己再不在的话……




  【刺痛。】




  艾伦歪过头看着站在自己肩膀上的利威尔,长官的披风早已在战斗中变得破碎,脸颊在高度移动中被细小的枝叶抽出了血口。他现在站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撑着自己的脖子,用另一只手抹去脸上还未蒸干的血迹,呼吸远称不上平稳。




  大家都已经很疲惫了,就连利威尔也显得有些狼狈。但是视线不佳森林地形不适于休整,而到达平原地形后也要把聚集过来的巨人全部清理掉后才能有机会喘息,自己怎么能在这么重要的时候一个人退下去休息?




  代表巨人来袭的信号弹在不远处升起又落下,在森林外游荡的巨人察觉到了森林中大量鲜活的人类的存在,如同嗅到腐肉气息的苍蝇一般喧吵着向这边涌来。




  【刺痛。】




  【眩晕。】




  【灼痛。】




  血液中好像有气泡在翻腾,灼烧般的疼痛从指尖传来,沿着神经一直传到脊柱又攀向大脑。




  耳边似乎传来了呼喊,艾伦努力眨了眨眼睛,不知何时模糊掉了视界又清晰了起来,他看见自己的长官在超自己大吼。他听不清声音,但是从口型来看,似乎是在说‘退下!’




  退下?在这种时候?




  ‘……下去……巨……影响……变不回人类……’




  听觉系统捕捉到了熟悉的声音,虽然只是零散的词句,但也足以拼凑出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是的,韩吉队长和他说过,随着使用次数和时间的增长,巨人化对他的影响正在不断加强。不只是有巨人般的恢复能力,之前还出现过脱出后意识不清的情况,如果过分使用这份力量的话,或许真的会有再也无法变回人类的一天。




  很痛,肢体的末端好像在融化,融化于这巨人之躯中。




  艾伦晃了晃头,他看到了逐渐逼近的巨人,他看到了同伴断碎的躯体和长官满是阴霾的双眼。




  要退出么?在这场人类最重要的战争中,在这个同伴最需要自己时刻做个逃兵?




  金眸的巨人在森林中咆哮。


  


  




  “唔啊——!”




  艾伦猛的睁开眼睛。他木然的看着前方,看着自己挥出去的拳头和白色的天花板,茫然而不知所措。他应该在战斗,一边在意识清醒和消散的界限上挣扎,一边迎击一个又一个向扑自己的敌人。他确实正应该在挥拳阻止一个正向利威尔兵长伸出双手的巨人才对,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个地方?




  难道是自己暴走了?或者突然昏过去了……?




  艾伦撑起身体想要看清四周,但是撑上床垫的手肘却感到一阵怪异。他惊讶的看着自己手指,为了确认又用力抓了抓床垫,然后明白了感到怪异的原因——没有感觉。




  手指好像碰触到了东西又好像没有,身体似乎悬浮于半空之中,没有任何处于这个空间中的实感。艾伦翻身坐起,然后发现不仅如此,似乎连人体最基本的体位感也消失不见了。肢体虽然在按自己的意愿行动,意识中却没有任何正在操纵自己身体的概念。




  仔细看一下的话,连视界也不太稳定,视线的焦点不断的拉远又收近,连带着眼前的景物也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简直像身处于梦境之中一般。知道自己的所在并能控制自己的行动,阿明似乎说过有这样被称为明晰梦的梦境。




  艾伦抬手到嘴边狠狠的咬下去,他看着自己的皮肤逐渐变白又被溢出的红色染满,但是果然,连痛楚的也没有。




  这里并非现实。




  梦的世界没有规则,梦的世界没有逻辑。




  艾伦光着脚在走廊里游荡,他听见有脚步声一直跟在自己后面,但是驻足回首,背后却总是一片寂静。




  偌大的建筑空无一人,每扇门都紧闭着,每扇窗户都敞开着,阳光太过强烈,让视线染满刺目的白光。艾伦大概认出了自己的所在,这是兵团的医院,他曾经在探病的时候和同期来过这里。如果记忆没有出错,当时他来的也是这个楼层,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从窗口望出去时看到的景色和记忆中如出一辙。




  为什么梦中的自己会在这个地方……不,为什么现在的自己会在做梦?




  被巨人的力量吞噬,无法再变回人类。这是韩吉告诫过他的无数个最糟糕的情况之一,也是他在极力避免的结局。艾伦一直在思考,如果彻底变成了的巨人,那时自己的意识将会怎样。是和巨人化的自己融为一体,还是完全消失不见,又或是沉睡于那巨大身体中的某处。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他很久,现在终于不用再苦恼答案了。




  在意识还在那边世界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他在明知道身体已经出现异兆的情况下违抗了那个人命令,变成了这样的下场只能说是活该,但他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比起在战争结束后由那些连城门都没迈出过一步却满口冠冕堂皇的大话的人来决定自己的未来,还不如就这样战死在战场上还更符合他的心意。




  啊,这么说来这里或许并非梦中,暴走后的自己连同伴都会挥拳相向,而利威尔兵长肯定不会放任一个失控的巨人在战场上不管。按照规定,如果事情变成了这种情况,身为自己监管者的对方有义务阻止自己的行动,比如说让自己和巨人强制分离——比如说直接结束掉自己生命。




  所以,这里其实是死后的世界也说不定。




  艾伦环顾四周,由记忆搭建起来的空间平淡到乏味,如果死后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那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无趣。




  艾伦看着自己的双手,皮肤上布满了细小的疤痕,指腹覆着一层硬茧。他将双手收拢成拳,没有任何握住东西的感觉,这样的手根本无法执剑,更别提战斗。不过在这样的世界里,这些全都无关紧要吧。




  不管是死后的世界还是梦中的世界,在这里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无论在梦中杀死多少只巨人,现实世界中巨人的数量也不会因此减少一只。




  战争还没有结束,而他却在这里游荡。




  人类胜利了么?自己发挥应有作用了么?没有让那个人……失望么?




  艾伦闭上眼睛,他靠着墙壁滑下去、滑下去,他把脸埋进掌心里,就这样一直滑到地板上蜷缩起了身体。


  


  想要哭泣,而比这孤独的悲伤更强烈的感情是满溢于胸口的不甘。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到,他的人生不该就这么结束——可是现在的他已经无法再做到任何事了。


  


  这里什么都有,又什么都没有。他在一片空虚之中,被遗弃于世界之外。




  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虽然知道又是梦中的幻觉,但长期训练积累起来的警惕还是让他下意识抬头戒备。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次视线的落点不再是空无一人。艾伦看着站在那里的人缓缓的睁大了眼睛,墨黑的短发瓷白的皮肤,看不出年龄的脸还有不论什么时候都不开心似的阴郁表情,以及看上去瘦瘦小小举手投足间却充满了凌厉气势的气场,那个人确实是他的长官——人类最强的士兵长利威尔没错。




  为什么利威尔兵长会在这里?难道兵长也……不对,如果这是梦境的话,出现什么都不值得奇怪。




  哪怕是兵长会穿着重要宴会才会穿着的礼服衬衫站在医院的走廊,手里提着的却是野餐用的篮子……




  梦的世界没有规则,梦的世界没有逻辑。




  艾伦这样提醒着自己,看着眼前不论是着装还是拿着的东西都完全不搭调的利威尔站起身来,心中莫名涌现出来一股想笑的冲动。




  “喂,小鬼,醒过来了么。你跑到……”




  梦中的利威尔开口说话了,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所谓的梦就是这样的东西,有时诡异怪诞,有时却又与现实无异。在梦中的人很少能察觉到异常,直到醒来后才会发觉自己经历了多么离奇的事情。但既然自已现在已经有了操控自己的自由和清醒的意识,那就没有必要再按照梦的脚本行动了。




  艾伦走过去捧起那张不久之前还在眼前现在看着却觉得分外怀念的脸,低头吻住了那双单薄的嘴唇。




  “……这里来干什么?”




  唇间似乎感到了若有若无的柔软触感,又似乎什么的没有感觉到。




  哈——




  艾伦抬起头来,看着没有反应直视前方继续说出被打断的话的利威尔,不禁苦笑了起来。




  果然,再怎么说,也只是梦啊。




  视线转暗。




  耳边传来沙沙的响声,艾伦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天花板的白色。他微微转头,看到三笠正坐在床边削着苹果。他翻身坐起,披上外套向屋外走去。出门前艾伦回头看了一眼三笠,青梅竹马的女孩依旧低着头在削手中的苹果,对他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在这段梦中她是看护在自己床前的人,即使自己擅自脱离了梦的设定也不会有所改变。只是不知道是否是错觉,艾伦在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




  走出医院,艾伦一直走上街道。喧嚷的人群填塞了眼前的风景,摩肩接踵的和他擦身而过。艾伦在卖苹果的摊位前左转进入小巷,熟练的在错综复杂的巷子里穿行着。




  他进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除了有时候眼前的场景会突然转换外,基本和现实中的生活无异,连环境也逐渐变得和记忆中相差无几,所以他也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感觉的缺失会造成一些违和,但基本上无伤大雅,偶尔还会获得意想之外的方便。




  在这场梦的设定里,人类已经战胜巨人获得了自由,而自己则因为什么病一直在住院。虽然没有人谈论自己的病情自己也没有接受过治疗,但每次一段梦境结束,再开始的时候都会回到那个房间里,艾伦由此推断自己应该是住院的病人。不过这也是按常识推断出的结论,是否适用这个梦中的世界还是未知数。不过管他呢,对于现在的他来讲住在哪里都没有区别。




  穿出小巷又走过一片空场后,高大的围墙矗立在眼前,艾伦轻车熟路的翻了进去。制服背后绣着蔷薇的士兵三三两两的从他身边走过,他无视他们,于是他们也无视了他。艾伦一直走到自己的目的地,然后找了棵遮阳效果良好的树靠着树干坐了下来,从容的像是把驻扎兵团当成了自己家。




  艾伦的目的地是驻扎兵团的训练场,至于原因则是因为他要找的人在这地方。坐定后艾伦抬眼扫视眼前的场地,很快就在一片蔷薇花中找到了那双突兀的羽翼。不知为何那个人会出现驻扎兵团的训练场上,但梦的逻辑从来都不能用于深究,对于艾伦来说,他只要知道他在这里就足够了。




  少年的双膝交叠双手枕于头后,今天他也打算注视着自己喜欢人来消磨掉梦境中的时光。




  是的,小小的个子凌厉的气势,那双羽翼的主人既是他的长官,同时也是他所爱着的人。




  艾伦喜欢利威尔,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喜欢。




  这是专属于他的秘密,没有任何人知晓。




  艾伦自己也搞不清楚这份感情是在什么时候萌芽的,当他注意到的时候它已经在他心中成长了很久,发芽抽枝生叶,茁壮到让人无法忽视它的存在。艾伦曾经努力的试图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己搞错了,心中的这份悸动一定是尊敬是憧憬或是其他什么,毕竟不管对谁来说爱上大了自己一倍有余的同性长官这件事都太过荒唐了。




  但即使是情窦初开的少年也明白,只要看到他就觉得温暖而幸福,心中无时无刻不在躁动着想要把他拉进怀里碰触的欲望,对着那个强到不讲理的人产生保护欲,还有哪怕别人只是碰了他一下都想要把那根碰过他的手指拧下来的独占欲。世界上哪有这么可怕的憧憬?




  所以艾伦发现不管自己怎么逃避,怎么敷衍,最后都不得不正视这个如同日月星辰的存在般不容置疑事实。




  艾伦·耶格尔,爱着利威尔。




  在现实世界,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公之于众的事情。身为众多争议的焦点的艾伦深知舆论的可怕,哪怕两个人根本没有在一起,只是利威尔兵长被能变成巨人的怪物喜欢着这件事,就足以产生一些令人困扰的负面影响。艾伦明白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棒那个人分担肩上的重量,那么最起码也要做到,不要给那并不宽厚的肩膀再增添新的负担。




  因此不知何时开始,艾伦在面对利威尔的时候变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冲动就会做出什么来,甚至连视线都不敢在对方的身上驻留。明明就在喜欢的人身边,却要这样压抑着自己的感情。而现在他终于不需要再顾忌那些麻烦了,这是梦的世界,是他可以随心所欲的世界。艾伦立起身子改为盘腿而坐,贪婪的用视线扫过那个人身上的每一分每一寸。




  “又来了,每一天每一天的……艾伦·耶格尔,你到底想做什么?”




  “大概是各种各样的事情吧?”艾伦看着训练结束后走到自己面前的利威尔,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梦中的存在大概是和幻象一类的东西一样的存在,而和幻觉聊天这种行为实在是傻的可以,因此在醒来后艾伦几乎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但眼前的这个不同,即使是幻象,这也是利威尔的幻象。




  自从知道这个人也存在于这个世界中后,只要意识的是清醒的并能操控身体,他就会来找这个人。虽然自己没有明确的意识,但这毕竟是自己的梦,一定程度上是还是会受自己的愿望驱动的。所以他只要跟着感觉前进,不管多少次都能成功见到眼前的这个人。




  现在那张一向表情变化稀缺的脸上浮现着不解和无奈的神情,还混杂着一点心力憔悴。这大概都要归功于艾伦每天持续不断的骚扰行为。但这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利威尔真的会露出这样的反应,还是梦境因为他的期望而做出的调整就不得而知了。




  这里的利威尔和艾伦记忆中的利威尔稍稍有些不同,艾伦也不能确定具体差异到底在哪,只是有这样的感觉而已。这或许也是梦境中的利威尔被自己的期望影响而造成的吧。




  最开始遇到的利威尔对他的失礼举动没有任何反应,艾伦当时心想‘如果这里是现实,兵长肯定早就揍过来了吧。’,结果从第二次开始对方就会在他揩油的时候直接一脚踹上来。不过反正也不疼,只要飞个两三米就能看到那个人慌乱和惊诧的表情,简直是超值放送。




  所以今天也一样,艾伦毫无征兆的拉住利威尔垂在身边的手一拉,直接把男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嘭——!”




  头侧的树干木屑飞溅。




  “艾·伦·耶·格·尔,我在问你想干什么,不是让你对长官性骚扰,你·听·不·懂·人·话·么?”




  呜哇——




  艾伦看着额角青筋暴起的利威尔,一瞬间产生了自己正抱着一团燃烧中的黑色的地狱之火的错觉。如果是在平时自己现在一定连眼泪都飚出来了吧,但是在这里没有关系,这是他的梦境,是他的世界,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如果要说证据,那就是眼前莫名其妙的被部下强吻了无数次的长官,直到现在也没露出真正动怒的表情。




  “能让我抱着您么?”琥珀金的眸子眨的纯良又无害,“我只想抱抱您而已,我保证不会再有任何其他举动。”




  “…………”利威尔的嘴角抽动,他的眉毛先是拧起,然后又放开,“随你吧……”他的眼睛斜向一边,五官的线条依旧紧绷,却怎么看都不像是在生气。




  “非常感谢~”




  艾伦闭上眼睛,把脸埋进了利威尔胸口的领巾里。




  人群散尽的训练场寂静异常,远方的天空传来一阵鸟鸣,头顶上方响起了树叶摩擦的莎莎声,艾伦微微撑开眼皮,瞥到一旁地上浓绿树影晃动如同摇曳的烛光。




  啊啊,又是这样的天气么?




  他重新闭上了眼睛。




  “艾伦,我真的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这一次声音的来源是利威尔,“你从醒来后就一直有点奇怪……或许不止一点,你应该给我个理由,虽然你还没完全恢复……”




  “唔……”




  艾伦闭着眼睛,梦呓般低低的应着,他收拢手臂,一直收拢到耳边传来不满的呼声才重新放松。他捏紧拳头,直到自己的骨节发出清脆的响声。




  没有感觉。




  身体在亢奋,但是把这个人拥入怀里了的客观实感却没有一丝一毫。




  但这也是当然的吧,这里毕竟是梦境,自己所拥抱的毕竟不是真实。当自己沉迷在这虚假的不知何时就会破碎的美梦中时,真实世界中那个人现在的生死自己都无法确定。




  “我有……喜欢的人。”




  “……”




  艾伦抬起头,眼前的一切,包括梦境中的利威尔的脸都模糊成了一片。他的视线又开始无法对焦了。




  “但是他……不在这里。”




  他断断续续的说,语气中满是犹豫,但又充满了真诚。压抑在心中太久从未有人知晓的感情,至少在梦境中让他倾诉。




  “………………哈?!”




  “我喜欢他,我爱着他……一直。但是……兵长、对不起……”




  理由什么的,因为喜欢利威尔兵长啊。亲吻的冲动,拥抱的冲动,触碰的冲动,没有了现实世界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束缚,变得再也无法抑制。只是虽然把心意袒露了出来,却没办法把最关键的喜欢对着眼前的人说出来。喜欢的是利威尔兵长,喜欢的是那个人,想要将表白的话语交出去的也是那个人——真实世界的那个人。




  虽然眼前的这个也是利威尔兵长,即使是幻觉也是利威尔兵长,并没有只是幻象而已可以用来随便满足自己的欲望这样轻浮傲慢的想法,但是【我喜欢你】这样简单的理由,却怎样都无法交给眼前的这个存在。




  “你什么意思?”




  “……?!”身体猛的一晃,一阵窒息感从喉头翻涌上来,艾伦发现自己被提着领子摁到了树上。




  “有了喜欢的人,但一时见不到面,所以先拿上司来练练手?!”




  “诶?”




  艾伦努力睁大眼睛,他想要解释,想要道歉,但是眩晕感充溢了颅腔。这是梦境切换的先兆。




  艾伦掀开被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病房空无一人,月光从窗户洒进来,照亮了惨白的四壁。




  艾伦将自己的双手举到眼前,他看到自己的手指正在发抖。




  自己做了什么?在白天、之前、上一个梦的片段自己做了什么?对那个人做了什么?!




  在上一个梦境结束的最后一刻,在视线恢复清晰的一瞬间印到脑海里的画面,是暴怒的利威尔的脸。眉头紧皱深蓝的瞳孔收束成一点,犬齿的尖端从血色尽失的唇边露出,与那瘦小的身姿完全不成比例的杀意怒意从他的周身倾斜而出。这是艾伦第一次见到感情如此外露的利威尔,平日的沉稳冷静甚至淡漠和阴郁全都不见了踪影,剩下的只有狂风暴雨般的愤怒……还有受伤?




  艾伦不太确定最后这点,记忆中画面的时间实在太短,但他似乎在那一闪而过瞬间从那双深蓝的瞳孔中读到了伤痛,或许还有惊愕,还有一些艾伦读不懂的情感。




  至于原因则根本不用思考。




  替代品。




  不论是谁,不论因为什么,都绝对不会容忍这种身份被加诸于自己身上。替代品,只是三个字,就足以伤人。




  他从没想过要把这里的利威尔当做现实世界中兵长的替代品,他会做出那些举动只是因为【利威尔】就在自己眼前,头脑一时冲动下意识的就那样做了而已,但结果就是自己做了最糟糕且不可饶恕的事情。




  即使是梦,那也是真实存在于这个梦境中的利威尔兵长。




  他理应要道歉,他必须要道歉。


  


  




  “利威尔兵长!!!”




  “躺了几个月就连门都不会开了么,小鬼。”




  “………………”




  艾伦看着靠窗而立的那个人,明明是在梦中,他却有种身体瞬间失去了温度的感觉,刚刚还因为一路狂奔而沸腾的血液,瞬间凝固成了寒冰。




  冷漠而戒备。




  利威尔从来没用这样的眼光看过他。




  “兵、兵长……我……”这个梦中的世界由自己掌控的自信如同手捧流水般转瞬间便从指缝间流逝殆尽。只是那个人的一个眼神,艾伦就又变回了那个总是惶恐不知所措的青涩少年。临行前鼓起的勇气还在,但他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哈……算了,小孩子就是这样。”利威尔将手中的杯子放到桌子上,“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反正我这边也没什么实际损失,我也懒得再插足你的感情生活,这件事就让他过去吧。但是艾伦,”利威尔抬起眼睛看着门口扶着门框还在喘息的少年,“请你不要再碰我了。”




  “————————————————!”




  利威尔跟他说【请】。艾伦大睁着眼睛,暖金色瞬间被水雾浸的糯湿,他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似乎那一个字所包含的生疏的意味,就足以将他击垮。他的嘴张开又合上,却还是什么都没说。自责和懊悔已经溢满了胸口,反而不知道该如何编织道歉的话语。




  “也不是说完全不能接触,我说别碰我是什么意思,我想你应该明白。”但利威尔却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少年的绝望一般,依旧用和往常一样的口气平静的叙述着,“你是从医院里跑出来的?快点回去吧,已经到该睡觉的时间了,我也要睡了。”这么说着,他转身走向里屋的房门,连注视都吝惜给予。




  “不是、我……不……”




  艾伦咬了咬牙,他明白有些话如果现在不说出来的话,以后就再没有机会了。即使是梦境也不能任意妄为,他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资格。是自己该付出的代价该承担的责任,就必须由自己承受。




  “兵长请您听我说——!”




  艾伦冲上去拉住利威尔的手腕,他拉住对方的肩膀,想让对方的视线转向自己。但是下一秒钟眼中的世界瞬间颠倒了方向。




  “我说了别碰我——!”




  坚实冷硬的冰层突然炸裂开来,从里面迸发而出的是翻滚沸腾的岩浆。




  而艾伦所能理解到的,只是自己被利威尔抓住胳膊托着下巴整个甩了出去砸到了柜子上。下一秒钟,自脊柱迸发而出的剧痛瞬间席卷了全身,他感到自己身体在利威尔的惊呼中像虾子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就再没有了意识。




  “艾伦?”




  别吵。




  “艾伦!”




  好吵。




  “艾伦,艾伦?!”




  到底出什么事了?




  艾伦缓缓撑开眼皮,眼前又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




  啊……又回到这里了么。




  明明是经历过无数次的场景,但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一时间说不出来,但就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变了,连世界都随之进行了一番重置。




  “艾伦!!!”




  自己的手被握住了,艾伦下意识的低头,看到了女孩快要哭出来的脸和其他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太好了艾伦,你总算醒过来了。”三笠握着艾伦的手指贴上自己的脸颊,雾气已经弥漫了黑色的瞳仁,“你快要吓死我们了,你知道你……”




  “手、”艾伦说




  “什么?”女孩迷惑的眨眼




  “感觉、”艾伦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贴在女孩脸颊上的手指,声音中满是遮掩不住的喜悦,“又有感觉了!我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不是死掉了而是个梦,我还以为我再也……啊,那什么。”艾伦对着满屋疑惑的眼神羞涩挠头,他向他们解释,“总之,我之前好像被困在梦里了,虽然不知道这里过去的多久,但在那边的世界我却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刚才,我在梦里被利威尔兵长揍了,结果后背撞到柜子上,然后就疼醒了。”




  “梦?”站在床尾的阿明满脸疑惑的试探般的提问




  “嗯,是的,怎么了么?”金色的瞳孔满是迷茫




  “但是艾伦,你确实是被利威尔兵长揍了啊?”




  “诶?”




  “然后撞到柜子上又摔倒,好像很痛苦似的挣扎了一下,之后就失去意识了,利威尔兵长是这么说的。”




  “啊?”




  “虽然不知道艾伦你为什么会把它当做梦,但这些都是现实来的?”




  “什、”艾伦的眼睛缓缓睁大,“你在说什么啊,我直到刚刚才有感觉啊!”他抬手照着自己手背就是一口,血珠瞬间从牙印形的伤口冒了出来,“也能感到疼了……所以这才是现实,之前的都是梦境啊?”




  “刚刚才有感觉……刚刚才有感觉是什么意思?”




  “一般在梦中不都是没有感觉也感受不到疼痛的么。”艾伦看着满屋子眉头紧锁的人,语气变得有些犹豫不决,他感到气氛有些不妙,“我记得我变成巨人参加最后的驱逐战,然后意识就陷到了一场梦境之中,直到刚才才终于……醒了过来……”艾伦声音越来越小,明明是白纸黑字般清楚的事情,他却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确定了。




  “艾伦。”一直默不作声低头思考的韩吉走到艾伦的床边,“你还记得你的‘梦境’开始的地方么?”




  “诶……?就是……我在这张床上醒来,然后走出屋子,整个楼里面都没有人,但窗子全部都是打开的,不管怎么想都只有梦里才会有这种诡异的情况啊。而且之后我在走廊里遇到了利威尔兵长,他居然这种地方穿着宴会时才会穿的衬衫,手里还提着个野餐用的篮子,然后……”




  “然后你突然凑上去把他强吻了对吧,舌头都伸进去了。”




  “、”




  “原来如此,以为是在做梦才会那么胆大妄为啊。”




  “…………”




  “当时利威尔可都吓傻了呦~”




  “咦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以下只是我的推断,对艾伦你来讲可能还有一部分是解释。”




  一脸难以言喻让人不舒服的表情的韩吉用以上话语作为开场白,进行了一番不短的演讲。




  “在最终之战艾伦你过度使用了巨人化的能力,虽然勉强保留住了暴走后分辨敌我的意识,但等最后强行拉出来的时候已经彻底神智不清了。而且身体和巨人的融合也是前所未有的严重,不只是四肢,躯干也有一部分发生了同化,当时情况紧急,也只能硬切下来了,我想就是这里出了问题。”




  “艾伦你的自我修复并不是直接变回原来的样子,而是再一次长出缺失的部分。既然是生长,那么或许无法做到每次都分毫不差的再生。这次的受伤的部位涉及到了脊柱,但在再生的过程中却出现了情况,导致你痛觉之类的感觉相关的神经没能完全修复。”




  “在那之后战争很快就赢得了胜利,而你却一睡就是一年,期间也有醒过来的时候,但意识却没有恢复。在你意识也清醒过来以后我们也察觉到了你有些异常,但都以为是巨人化的后遗症或是一年的空白期造成的影响,为了不对你造成额外的刺激也完全没和你提过那些事,想尽可能让你安静的修养。我们完全没想到你会丧失了感觉,并把这里当成一场梦境。至于为什么你现在又恢复了感觉,我想是因为昨天利威尔恰好让你修复出错的地方又受了一次伤,而这一次的重生所有的神经都重新修复成了本该有的状态,你的感觉也就回来了。”




  “你的‘梦境’开始的那天正好是战争胜利的一周内几年,大家都去参加活动了,所以才会没人。至于窗户,那可能是保洁人员趁着没人集中打扫通风打开的。”




  “最后关于利威尔,他那天翘了宴会,所以才会穿着那么不合时宜的衣服出现,至于篮子,估计是用来装他从宴会上偷走的吃的吧。在你昏睡的期间他可是经常在你的房间一呆就是一天,翘了宴会衣服还没换就往你那边跑,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等!那为什么兵长会一直出现在驻扎兵团的训练场。”艾伦努力的做着垂死挣扎




  “啊,那个啊。”韩吉推了下眼镜,“你看,巨人虽然消灭了,但墙外还未探索的世界其实也蛮危险的,而且那么大的地方总不能都让调查兵团来搞,利威尔就被调去训练那些抽调出来的士兵,准备组成新的探索队了。顺便你没有进出那里没有受到阻拦也是事先打过招呼的,大家都知道人类的小英雄现在精神状态不对,只要不出什么大事,都尽量不去干涉你。”




  “那……也就是说……”艾伦抱着膝盖瑟缩在床头,他惶恐的看着笑的让人心底发毛的分队长,几乎快要颤抖起来




  “是的~”韩吉说话时的尾音愉快的上挑,“你以为是梦的那些事,全部~都是真的呦~!”




  “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然后、”韩吉一顿,语气突然变得认真了起来,“你是不是该和某个人稍微聊一下呢?”




  “……、”




  惨叫中的艾伦一下子收住了声音,他看着表情难得不带一丝疯狂的韩吉一脸无奈笑着朝他耸了耸肩,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人,带头向门外走去。三笠和阿明似乎还有些担心想要和艾伦说点什么,两个人向某个方向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和众人一起走了出去。




  “咔吧——”




  最后一个出去的人很贴心的帮忙带上了房门,之前还喧嚣吵闹的房间里面静的可以听到呼吸的声音,艾伦在这片寂静中看着靠在墙壁上唯一留下的那个人,不自觉的攥紧了床单。




  利威尔看了艾伦一眼,又把视线移向别处,他交换了一下两腿交叠的顺序,淡淡的开口。




  “还真是一……”




  “我喜欢您。”艾伦没让利威尔把话说完,直接抢过了话语权,“一直一直,从很久以前就爱上您了。这一次给您添了很多麻烦,真的非常对不起,但是我会做出那些事,并不是一时兴起或是我的神经出了问题。我确实以为那些只是梦境,但我也只是……希望至少在梦里可以亲近自己喜欢的人,只是如此而已。”




  他一股脑的把想要说的话全部倾泻了出来,做一场孤注一掷的赌博。这里并非梦境,他没有任何退路,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搞砸了,他或许就真的再没可能修复与眼前的人的关系了。




  “你亲近喜欢的人方式就是不分时间地点的性骚扰?”但年长者却对这番表白完全不为所动




  “……您就非要对我这么刻薄么。”艾伦的肩膀一下子垮了下去,他委屈的蹭到床边,伸手拉住了对方的袖子。利威尔还是不看他,但是也没再甩开他。艾伦小心的观察着对方的反应,可现实不会给他过多犹豫的时间,于是他决定放手一。艾伦深呼吸,攥住男人的手腕再一次把他拉进了自己怀里。




  虽然看着很瘦小,但抱进怀里的触感却很结实,不但如此还很温暖,可以说是和视觉印象完全相反的感觉。艾伦跪在床上紧搂住自己的长官,怀中的触感无比真实,真实到让他的鼻子一阵发酸。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兵长,对不起……”他把鼻尖埋在利威尔的颈窝里,小声的喃呢着,“我没想过要变成那样……但我以为那只是梦,我喜欢您,我希望您是第一个听到这句话的人,所以我没办法对我以为是自己梦中的幻觉的您说出口,对不起……但绝对不是练手什么的,我爱着的只有您,请您相信我。”




  “那么艾伦呦,如果现在这个你以为是真实的世界其实也是你的一场梦境,你又要怎么办呢?”




  “那样的话,请让我就此陷入沉眠,再也不要醒来。”




  “啊哈,说的真好听。”




  “利威尔兵长,我喜欢您。”艾伦抬起头来,看着男人脸颊的弧线,“韩吉分队长说您经常……您喜欢我么?”




  “啧,韩吉那个家伙,又说了多余的话。”利威尔声音极小的飞快嘀咕,他头又向旁边偏了一点,音量恢复了正常,“那又怎么样,上司关心自己的下属不是很正常的么。”但是他的语气却不再平常,有些磕绊,甚至还有些畏缩。




  “并不只是这样。”




  察觉到这点的艾伦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他迅速从对方身上爬起来。现在应该乘胜追击。艾伦看着利威尔的侧脸略一犹豫,最终还是鼓起勇气伸手捧住了对方的脸,直直的看向那双深蓝的眼睛。




  “我一直以为向您告白的话会给您带来麻烦,而且您也不可能会喜欢上我这样的小鬼,但是我亲吻您的时候您却从来都没有真正生气过,所以……我认为我并不是在单相思。既然现在已经和平,既然人类已经获得了自由。那么,我想我至少有一次追求我想要的人的权利。利威尔兵长,您喜欢我么?”




  “……”利威尔的视线转向一边




  “您愿意……接受我么?”于是艾伦也跟着把脸移过去




  “…………”利威尔的视线转向另一边




  “利威尔!”琥珀之瞳中黄金光芒熠熠生辉




  “吵死了!”




  “唔……”艾伦的肩膀猛的一抖,眼睛失落的垂了下去。




  “…………”利威尔蹩着眉头看着像是丢了骨头的小狗一样的艾伦沉默良久,最终不甘的咋了一下舌,抬手攥着那质感蓬松的棕发强迫少年又抬起来头,“明明只是个惹麻烦的小鬼罢了。”




  嘴唇上传来了从未体验过的柔软触感,艾伦惊异的瞪大了眼睛,视线中满是瓷白颜色上升腾起了的红色,连藏在黑色发丝里的耳朵尖端都没有漏掉。




  艾伦飞快的眨了一下眼睛,又眨了一下眼睛。他伸手捞过男人的腰,直接甩到了床上。




  如果这是梦境。




  请让我永远不要醒来。




  END.





缄默症:

微博上有人发起的,说说你听过最虐的一首歌。我想了一圈,最后觉得每次听都戳心挠肺的就只有the evpatoria report的这首《taijin kyofusho》(我看过搞笑版的翻译叫天津功夫秀……………………一口血喷出来/译为“对人恐惧症”比较多见)也是很典型的后摇,大半段的铺垫压抑,最后爆发。

这首一上来出现的那段人声采样音效来源于NASA通讯资料,2003年美国哥伦比亚航天飞机返回地球解体,七名宇航员全部遇难。

以下是音效全文:

PLT (Willie McCool): OK Houston, we’re gonna start APUs 1 and 3 now.

飞行员:好的休斯顿,我们开始打开1号和3号

CAPCOM (Charlie Hobaugh): And Willie, we’re with you on remaining APU start.

指挥中心:Willie我们会一起跟进辅助的动力单元的开启


CAPCOM: And Columbia, the Hyd Fluid Thermal Conditioning will not be required today… we’ll meet you on the cards

指挥中心:呼叫哥伦比亚,氢燃料温度状况今天不列入必检项目…我们一会大气层见

PLT: We copy Houston, Hyd Fluid Thermal Conditioning not required and we copy going to the cards.

飞行员:收到休斯顿,氢燃料温度状况无需检测,我们进入大气层。


CAPCOM: And Rick, don’t wanna lead you astray, and don’t forget the stuff on page 3-44 .

指挥中心:Rick,我们可不是想误导你,可别忘了写在手册3-44页上的东西。


CDR (Rick Husband): Alright we’re checking that, we got the flight controller power on and we’re working through the rest of it as well, thanks.

指挥官:好的我们马上检查,我们打开了飞行控制系统的电源并且正在认真的进行接下来的事情。



CAPCOM: Sounds good.

指挥中心:很好。


CAPCOM: Columbia, Houston, for Rick we’ll take another ITEM 27 please

指挥中心:呼叫哥伦比亚号Rick,这里是休斯顿,我们请求再进行一次27号项目


CAPCOM: Columbia, Houston, comm check.

指挥中心:休斯顿呼叫哥伦比亚号,收到请回答。


CAPCOM: Columbia, Houston, UHF comm check…

指挥中心:休斯顿高频道呼叫哥伦比亚号,收到请回答…

——————————————————

废话不多说,大家自行感受吧T T………………